icon

傩事遗韵 传千秋

发布日期:2020-07-17      浏览者:133



寿阳傩舞爱社表演


 *********非遗项目传承人韩富林


 寿阳爱社傩文化馆陈列的爱社表演服装和面具




寿阳傩舞爱社表演


  寿阳爱社傩文化馆内景

社者,土地之神也。从天子到诸侯,凡是有土地者都可以立社,乡民亦可立社祭祀土地神。

自天地初始,先祖莫不以江山社稷为重,尊天祭地、凝聚信仰、开创文明。

     它从深邃的远古记忆里走来,在年复一年的岁月轮转中,源远流长;
     它从神秘悠远的历史故事里走来,在继往开来的春秋画卷中,舞动出更加生动、更富魅力的崭新篇章。
    衍生于原始祭礼活动的傩文化,充满古老而神秘的色彩。在漫长的历史岁月中,居住于大山密林中的先民们,多假以鬼面之状,舞之蹈之,祈福禳灾,消难纳吉,以求神灵庇佑。古老的华夏大地上,傩文化曾遍及各地,今天仍多见于湘黔赣等南方大部分地区,以及甘肃、河北等北方少数地区。
      “华夏文明的摇篮”——山西,蕴藏着深厚而多样的文化形态,但唯有在地处太行深处的寿阳县,依旧活跃着古老的傩舞之影。
      为什么广袤的大山之西、黄土高原上,傩文化只在这里完整保留至今,且生生不息?它究竟源自何时,又从哪里来?

渊       源

   枕恒岳,络太行,居潇河中上游。寿阳县地处太原、晋中、阳泉之间,素有三晋“金三角”、华北“旱码头”之称,也是传说中南极仙翁老寿星的出生地,有着悠久的历史和丰富多样的传统文化根脉。海拔1700多米的阪泉山,苍松成林,山花遍地,清凉幽静,而源于上古时期的一则传说故事,让人们对这座山满怀尊崇、敬畏之情。
      相传上古时,轩辕黄帝与蚩尤大战,为的是统一华夏。他本想以“仁义”之政劝谕蚩尤,哪知蚩尤凶残乖戾,于是双方展开大战。轩辕率领将士攻打蚩尤的鬼门关,因敌阵强势,久攻不下。情急之下,轩辕命将士身带鬼符、面戴鬼脸乔妆入城,这才里应外合攻进鬼门关,一举获胜。攻进城后,百姓因饱受蚩尤蹂躏折磨之苦,见轩辕将士进城,喜笑颜开,沿街大摆五谷贡品,为轩辕庆功,犒赏将士。
        后来为了纪念这一胜利,在每年轩辕黄帝的寿诞之日(农历七月十三),当地百姓便会头戴鬼傩面具,以傩舞的形式手舞足蹈,纪念轩辕黄帝的战绩。轩辕看了甚为高兴,因寿阳古称“上艾”,便封此傩舞为“爱社”。
      距离阪泉山不远处,有一座北神山,半山腰上有座轩辕庙。对在附近居住的平头镇韩沟村大多数村民而言,这里更有他们割不断的深厚情缘。如今,虽然那座曾经香火旺盛、威严庄重的轩辕庙只剩下了残存的遗迹,但诞生在这里的轩辕黄帝祭祀大典延续了下来,古朴庄重、热烈奔放的傩文化形式,成为乡民们敬拜先祖***虔诚的活动。爱社,因此以***原始的形式在寿阳留存了下来。


 寿阳傩舞爱社表演

寿阳傩舞爱社(俗称“耍鬼”)的溯源之河,也就从这里静静流淌,跨越时空的距离,穿越神秘的古老传说,渐然清晰、生动起来。
    “爱社表现的内容是轩辕黄帝大战蚩尤的情景,是轩辕***得意的一场战例。每年农历七月十三,在北神山轩辕庙都要表演爱社。老百姓说,爱社是轩辕黄帝***喜欢的一个社火。”寿阳县文化馆原馆长、中国傩文化研究会会员白天,是爱社背后的挖掘者和推动者,在担任馆长的37年间,他走遍寿阳县14个乡镇200多个村庄,挖掘、整理各类民间文艺。在他眼里,傩舞这个从远古留存至今的民俗文化形式,有着亘古至今从未弥散的独特魅力。
      据《寿阳县志》记载,每年农历七月十三,“爱社”和邻村三大社都要到北神山轩辕庙进行祭祀表演,爱社是******被允许进入轩辕庙内表演的社火,其他三大社的节目只能在庙外的山头上表演。
      汉代以后,爱社有一部分演变为蚩尤戏或角抵戏,如寿阳竹马戏,但形式内容已演变为戏剧,只有爱社的鬼傩以原始形式在寿阳留存了下来,并且保留了远古“鬼”图腾的形式和内容。因为黄帝的将士佩戴鬼饰面具作战获胜,子民便把对黄帝的崇拜转为对“鬼”的崇拜,成为一种“鬼”图腾。到明代以后,傩舞演变为傩戏,或娱神重文情,或驱鬼重武技。
       爱社地处平头武术之乡,其舞蹈动作融合了武术中的小洪拳,动作粗犷简单,原始性极强。明清年间,爱社主要由沟北村村民表演。清末以后直到解放初期,当地能够表演爱社的只有沟北、韩沟两村的村民。

流    传
     沟北村位于寿阳县城西北35公里处,与阳曲县相离不过20余公里,东与南安多村接壤,西与阳曲县交界,南与平头村相邻,北与北神山相靠。
     说起沟北,也算有些来历,韩愈当年路经,称其为“边城”。在沟北村,一道长崖层叠绵延向天而去,尽头处是稳稳背靠的北神山。左右望去,东眺白鹿寺山,西望鹿泉山,像极了一座硕大的太师椅,让这个村落稳稳当当地坐落。
      沟北村以王姓为主。自明代洪洞大槐树迁徙,一名王姓汉子挑一双儿女逃荒来到沟北,搭棚掘荒、落户扎根。几百年来,人烟日益繁旺,家业日渐厚实。至今村里仍保存有一卷祖宗家谱,长丈二、高八尺,密密麻麻写满王氏家族的十六七代先祖。牙子(牛马交易的中间经纪人)王府勇走南闯北,凭着一份精明和一双铁脚走遍晋冀蒙陕,穿梭于高原村落。深山边地,山高林密,常有强盗出没,于是乡人个个崇尚拳术武艺,王府勇自是学得一番绝艺。
       平头是武术之乡,故爱社侧重于武技,但内容仍为崇尚轩辕。已故老艺人王志恭曾回忆,他的四爷王府勇练得一身好武艺,爱社就是由他传给王树桧,而后再传给其他人的。当时学会爱社表演的还有他的兄弟王志俭,以及王全、王有聚等6人(演出时的“大鬼”,至少需6人才能凑成一班)。
       王志恭(1897-1985)、王志俭弟兄俩,把爱社表演得精致潇洒。二十世纪五十年代,他们拉了一帮后生参加全国武术表演,不想竟得了奖,在晋冀蒙陕地面儿威风了好多年。
       到清末以后,曾和王志恭搭班耍鬼的王全,随母亲到距沟北12里的韩沟,于是在韩沟组织人员练习爱社,他还从沟北请来王树桧为师傅,由他传给其外甥韩某某,而后在韩沟组成一班进行演出。
       1985年,王志恭抱病卧榻。时任寿阳县文化馆馆长的白天慕名寻访,老人一讲起爱社便两眼放光。他说:“‘鬼’救了黄帝,‘耍鬼’是轩辕圣帝***喜爱的红火。”说着竟披衣下炕,在地上表演起了“五势”“半叶”“珍珠倒卷帘”等动作。
     解放初期,能表演爱社的只有沟北、韩沟两村。到二十世纪六十年代中期,沟北的爱社表演艺人已构不成一班,只剩下王志恭等零散艺人。王志恭逝世后,爱社在沟北村彻底消失,在韩沟村却一直延续、流传至今。
      如今,韩沟村是寿阳县******的爱社传承保护基地。
      韩沟村坐落在一条叫做“鱼梁”的黄土岭上。东是“鱼头”,西是“鱼尾”,中间则是“鱼肚”。“鱼头”高高翘起,仿佛回望着“鱼尾”连着的北神山。这“鱼”的身边,依偎着一条“神山河”,祖祖辈辈滋养着两岸的庄稼和村民。
       早年村东的“鱼头”上,几家商号虽然不大,却是米面酱茶、油脂花粉、针头线脑一应俱全,人称“小太谷”。村西庄户人家居多,有地的经营庄户,没地的走工打短。一遇天旱遭灾,乡民便穿戴上爱社的面具、行头,敲锣打鼓上山祈雨。其时,东社的平头、路家河、韩沟、郑家庄,西社的袁家庄、董家庄、王胡庄、李家山、郭家沟,北社的沟北、南安多、界口、龙王沟三社十三村的乡民齐聚北神山,敬香许愿,轮流守候,直到落了透雨。等到农历七月十三,乡民再组织起各家社火,上山谢圣“交水”(把祈到的水再送还北神山),以图来年丰稔。
       韩沟村敬奉着中华民族的祖先轩辕黄帝,他是与恶魔蚩尤大战的英雄,是勤劳勇敢、教民稼穑的先师,是智慧诚实、守望华夏文明的精神魂魄。至今,爱社的传承世家可上溯到四五代先祖的有5个家族。入选*********传承人的韩富林,在韩沟村爱社家族传承谱系中位列第四代。其祖上是地道的种地农户,曾祖韩国银家境贫困,在邻村扛长工,凭着一身好力气,跟着沟北人学会了爱社表演。祖父韩桂花接了家传学会“耍鬼”,二弟韩桂祥擅长舞叉,弟兄两人每到闹社火时,一前一后,一个“耍鬼”,一个舞叉。当年,兄弟俩他演“珍珠倒卷帘”、他耍“凤凰双展翅”,他下“倒走蹲马势、他跳“鹞子侧翻身”,把村民们的心劲舞得好不活泛畅快!
      传到韩富林(1943-2017)手里,心气灵巧、精明内秀的他,成为爱社的“全把式”,六大套路历历在心,锣镲鼓点精当指挥。他带出儿子韩晓平,也是一把大鼓好手。
      韩富林清瘦、精明、干练。早已失传多年的爱社,在他心中留下印记,也留下过痛苦。文革中,爱社鬼脸成了“牛鬼蛇神”,鬼脸面具尽毁,艺人遭到批判。公社让交回面具,时任村干部的韩富林上交了5个,偷偷藏下一个。韩富林为此暗自庆幸,他曾说:“如果不是偷偷攒下的这一个,傩面具也许就失传了。”后来,韩富林与当年几个耍过傩舞的老艺人,硬是靠着星星点点的回忆,把“耍鬼”的六大段表演套路,基本回忆了出来。2012年11月,韩富林入选“第四批*********非遗项目寿阳爱社代表性传承人”,5年后过世。
      进入新世纪,非物质文化遗产在我国得到越来越充分的重视,爱社这一从远古走来的民俗文化艺术也得到更好的传承和弘扬。如今在韩沟村,爱社传到第五代,传承人达到35人,与前几代相比有了量的突破。


魅       舞

   寿阳爱社是典型的北方社傩,与南方偏重驱鬼、禳灾的巫傩,有着本质区别。因为是轩辕黄帝庆贺生日的缘故,爱社成为******被允许进入轩辕庙内进行表演的社火。

     爱社俗称“耍鬼”,再现了黄帝战蚩尤的传说故事:黄帝为了战胜蚩尤部落,命令将士打扮成24家“魂头鬼”迷惑蚩尤,6名大鬼打头,18名小鬼助阵,果然取得了胜利。爱社的鬼傩以原始形式在寿阳留存了下来,并且保留了远古“鬼”图腾的形式和内容。黄帝的将士由于佩戴鬼饰面具作战获胜,子民便把对黄帝的崇拜转为对“鬼”的崇拜,成为一种“鬼”图腾。
     爱社以诡秘的脸谱、飘舞的旗幡、神圣的鼓号,再现了沿袭自远古时期的民俗文化传统。
      每年农历七月十三,是寿阳平头镇韩沟村赶会的日子,爱社和邻村的红火队伍都要来进行表演。在村中小广场上,在村民的阵阵呼唤声中,爱社表演开场了。
      只见6名大鬼威风凛凛地站在中间,18名小鬼面向中央站立成城廓形在两边助阵,每人手拿小锣敲击,时而发出“嗷嗷”的叫声,为之呐喊助威。表演有固定的程序,分武势(假扮成大鬼的6名将士与蚩尤开战前,积极进行战事准备)、倒上墙(6名大鬼来到蚩尤所在的城门下商讨攻城策略,并为攻城作出布阵变化)、直墙(6名大鬼前仆后继地上前攻城,以示登梯攻城遇到困难)。小场(6名大鬼在******次攻城失败稍作休整后,重新进行布阵,并以“八卦阵”迷惑蚩尤,进行第二次攻城)、过关(6名大鬼围城进攻,通过偷袭爬上城墙开始夺旗战斗,***后取得胜利)、耍桌(表演的***后一部分,表现6名大鬼攻破蚩尤后,百姓沿街摆上供品犒劳,同时大鬼喜悦地享受供品的过程)。
       爱社表演,既有巫舞的特点,又有古典汉舞的韵味和浓郁的乡土气息,艺术再现了远古时期的战争场面,威风凛凛、气势壮阔。
      表演中,爱社的传承人们,用几千年的程式,阐释着历史的积淀。这祭祀的舞蹈,艳丽无比的色彩、恐惧妖魅的面具,让人们仿佛听到一阵紧似一阵的战鼓声,看见一个又一个巫魔鬼影,在乡间衣袂飘舞,在地头放纵疯狂……看着这颇为神秘而令人叹为观止的爱社表演,使人仿佛置身于先民胼手胝足顽强抗争的情景。神鬼人、儒释道融为一体,时而骠悍、凶猛、狰狞,时而稳重、深沉、冷静,时而和蔼、温柔、慈祥,融合了各种性格的舞动,让人心灵震颤、恍若隔世。磬钹激越,衬托出庄严而隆重的气氛;欢声笑语,又展现着平和而愉悦的情怀。这样的舞动,既有神的威严和肃穆,也有百姓祛邪纳祥的欢愉,充满阳刚之美、威武之美、原始之美。
       面具是舞者的肌肤,舞姿是傩者的言语。在他们的演绎下,傩复活了,傩风吹过,神灵们仿佛真的驾临。听着梵音天籁、闻着香火味道、看着烛光熠熠,观傩的芸芸众生如痴如醉,沉醉于这神秘的舞蹈之中。
      爱社化身为“鬼”,以丑为美,它是鬼的装束、鬼的形象,龙的化身、龙的图腾。
      作为一种传统民俗文化,爱社脱胎于“鬼”图腾的原始崇拜。它的独特魅力在于其面具并不完全是鬼的造型,而是将龙的精神与鬼的形象融为一体。鬼是形式,龙是内容,呈现的是龙图腾的******表现形式。6个傩面具,全为鬼脸,红绿蓝紫黑白依序排列。纸浆制作,配以头角、耳环、红缨等,给人肃穆庄重,不怒自威之感。
     爱社的表演服装也别具一格。由于其表演融合了舞蹈和武术的动作,因此,在穿着服装上也体现了以“武”为尚的特点,舞者身着武士青色战袍,上衣下裤黑靴,胸扎十字红丝绦,手舞绣鱼符、白毛巾,猎猎风中鼓声阵阵,衣袂飘舞,很是威风。
      整场演出将近一个小时,既无唱词,也无说白,呈现出一种古朴、单调、森严的神秘色彩。伴奏仅有铛锣十八面,大鼓、大锣、镲等打击乐器,而无丝竹之声。节奏平稳,气氛沉闷,更衬托出古朴、单调、森严的神秘色彩。

增    华

   历史上,爱社在为轩辕黄帝庆生的同时,也用于祈雨祭祀。
据《寿阳县志》记载,当时的祷雨之法为:“置瓶于神案,焚香虔祝,神至庙中辄有声,或有蝴蝶生物飞出,用纸探瓶中湿即迎去,必有甘雨。”到了秋后,为了感激轩辕圣祖的恩赐,乡民还要把祈到的水再送还北神山,即为“交水”。这时,爱社和其它红火要同去进行谢圣表演。此外,在其它一些祭祀活动中,爱社也时有表演。
      在当地民间,爱社表演分文社火和武社火,也称为“文鬼”和“武鬼”,爱社是“武鬼”。文鬼意即武功差,比如邻近的盂县南社的“耍鬼”即被称为“文鬼”。惟有寿阳沟北、韩沟的爱社为正统“武鬼”,功夫十分要强。
      古时,当地人把北神山周围的村庄按四个方向划分为东西南北四社,东、西、北三大社现今均在寿阳县境内,南社在现在的盂县境内。朝山时,除表演爱社的社以外,其它各社的大竹马(郭家沟)、耍叉(黑水)、圪榄队(李家山)等节目均在四周山上表演,同时还供奉各自抬来的木刻圣祖神像。解放后,随着封建迷信活动的扫除禁绝,爱社因受当地群众的喜爱,改为每年正月十五上街头表演。当时,只要爱社的队伍过来,各家各户以及店铺都要抬出桌子、摆上贡品,以示犒赏爱社将士,或祈求扮演者在门前表演,以期驱走牛鬼蛇神,***************。爱社表演地在寿阳北神山轩辕圣帝庙。轩辕庙的建立与爱社的产生、流传有密切关系。据《寿阳县志》记载,轩辕圣帝庙一在阪泉山,一在北神山。阪泉山者,山北有石洞数穴,又有白龙黑龙二池,祀轩辕帝。“晋地志云:晋文公卜,遇黄帝战于阪泉之兆,因立庙于此。”(《寿阳县志》)。北神山者,“庙中兼祠十二乐王。考元成宗时,以三皇为先医,而以十大名医崇祠嗣后。斯庙之初,盖为享先医而建。”远古时期的黄河流域都可认定为包括轩辕、炎帝、蚩尤、尧、舜、禹等古人类的活动区域。而爱社所表现的内容与轩辕庙如此密切,也从另一方面印证了爱社形成的历史相当久远。
      爱社这项非物质文化遗产历史悠久、传承有序,是寿阳当地民俗、民风的载体。多少年来,这项民间活动有条不紊地流传着,维系着乡民的精神******。在长期的流传过程中,爱社技艺因为各种原因濒临消亡,传承岌岌可危。
      针对这一现状,寿阳县文化馆******重视起来。20世纪80年代,以寿阳县文化馆为统领,当地重新开始了对爱社技艺的整理,一批高质量的调查报告、爱社论文,先后在全国、省、市报刊论坛发表、宣读,引起许多专家学者的极大兴趣。
      1990年,山西省文化厅将寿阳傩舞爱社列入抢救计划,山西省音乐舞蹈研究所的专家进驻韩沟村,寿阳县文化馆配合辅导和恢复爱社演出。当时,由于多年失传,连***基本的6个爱社演员都凑不齐,更不用说原版演出了。文化馆动员爱社老艺人韩富林召集人马,在他的带动下,重新组织了6名老艺人、18名儿童进行排练。
      按照寿阳县文化馆从沟北、韩沟两地调查、记录的相关资料,爱社的演出套路、动作、队形被一步步恢复,省里的专家和寿阳县文化馆对每一场演出、每一个动作、每一次队形变换,都进行了规范记录。通过艰苦的排练和艰难的回忆整理,几个月后,爱社基本排演完毕,并进行了全程录音录像,顺利完成《中国民间舞蹈集成·山西卷》关于爱社的文字、图像资料搜集。寿阳傩舞爱社,因此作为全国************的民间舞蹈形式,入编*********集成志书,填补了山西省乃至全国的一项“傩舞”空白。
      2006年,国家文化部出台******抢救保护“非物质文化遗产”的新提法,这是对于民间文化遗产的更加具体的保护措施。在寿阳县,申报“非遗”工作委托寿阳县文化馆开展。根据之前搜集整理的资料,寿阳文化馆重新挖掘、系统整理、重新录像、制作文本,将“寿阳傩舞爱社”申报。当年,爱社成功申报为山西省非物质文化遗产。
      2008年,爱社被列入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,这是爱社命运的转折。当年,白天受山西师大戏剧文物研究所所长车文明教授之邀,在9月份召开的“中国傩文化国际学术研讨会”上宣读相关论文,与会者观摩爱社全场演出。寿阳县政府拨款17万元,积极支持办好这次演出,演出队伍焕然一新,演出规模由原来的24人增加到120人,由小型的演出变成广场舞形式的大型演出。
      9月份,国际学术研讨会如期召开,来自中央戏剧学院、中国剧协、中国傩戏研究会、上海戏剧学院、台湾政治大学、山西大学、山西师范大学的专家学者,以及美国、巴西、俄罗斯等国家的访问学者50余人参加。在研讨会上,白天宣读了自己的论文,并一一回答了中外专家学者的有关提问。与会专家专程赴寿阳五峰山观摩“寿阳傩舞”专场表演,中央戏剧学院教授麻国钧在看了表演后说:“寿阳傩舞爱社简直就是中华民族远古战争的戏剧‘活化石’!”俄罗斯远东大学、人民大学访问学者卡佳和北京大学访问学者白若思也表示,像这样的中国远古傩文化代表的舞蹈和戏剧,比俄罗斯的戏剧历史深厚久远得多。
      此后,寿阳非遗在全省全国名声渐响。2009年,中央戏剧学院提议,联合安徽、贵州、云南、四川、山西、江西等八省市,以“中国傩”为项目,向联合国申报“******文化遗产”,寿阳县爱社傩舞也积极参加了申报。
      进入2010年,寿阳非遗保护工作走上正规。爱社经过多年的抢救挖掘和整理恢复,演出人员后继有人,演出技艺更加熟练。
      2010年起,寿阳县在每年农历七月十三举行爱社傩舞艺术节,至今已举办九届;2012年,韩富林获得*********非遗项目传承人资格;2013年,爱社被列入晋中*********公共文化示范区保护项目,同年,在平头镇中学组建“少年爱社艺术团”,让国家非遗正式走进校园;2014年《寿阳爱社》丛书5套由中国文联出版社正式出版发行;2019年8月21日,中国北方******的傩文化主题文化馆——寿阳爱社傩文化馆在平头镇黑水村正式运营……
      随着越来越多的人了解、认识了爱社,这项老祖先留下的宝贵遗产,逐渐成为寿阳县的一张文化名片。近年来,爱社队伍先后参加“中国民间艺术节”“山西晋中文旅游推介会(北京)”“山西省艺术节”“山西省首届文博会”“中国·晋中社火节”“中国·介休寒食节”等大型展演活动,同时,还为来访的美国、墨西哥等国际代表团进行演出。
      这一古老的文化遗产,焕发出新的生机和活力……
就是这一双双虎虎生威的脚步,踩踏在黄土大地之上;就是这一声声振聋发聩的鼓乐,响彻在辽阔的天空之上;就是这一个个矫健热烈的舞者,沟通着神、鬼与人的对话******,讲述着天地、自然与生命的亘古传奇。
       这是源自历史深处的理想,也是千年傩舞在这片土地上得以生生不息的力量。